周六. 12月 10th, 2022

编者按:北京时间6月11日晚20点,2010年南非世界杯在约翰内斯堡的足球城体育场隆重开幕。今起,本网将开辟《杰哥侃星》专栏,与网民一起分享与品味南非世界杯足球赛盛宴。

安德烈皮尔洛在山河摇落之际披挂上阵,他那负伤的大腿已不很舒展,但还是立马就把蓝衣军团七零八落的残阵归拢,向斯洛伐克人发起最后的进攻。

一向沉默寡言的皮尔洛依然没有说话,但队友们一下就明白他们该怎么做。他用脚向他们传递着思想,使他们找回了已经失却的位置和灵感。于是,一只还在慢热的意大利队突然达到沸点,血性爆发,杀气升腾,展开了一轮又一轮令人荡气回肠的攻击,向我们呈现了载入史册的十分钟经典。

可惜南非只给了皮尔洛40分钟的机会,意大利的光荣和梦想终究化为尘烟。皮尔洛的腿伤让意大利队很受伤,因为没有了这位思想者、指挥家和节拍器,这只意大利队光华褪尽,像一个落魄者在江湖飘零。皮尔洛一个人的伤痛,是整个亚平宁半岛的伤痛。

从王冠跌落的里皮成为众矢之的,在人们的眼里,这只名满天下的银狐已是如此之老朽昏聩:弃用卡萨诺和托蒂,用加图索挤掉安布罗西尼,偏信亚昆塔和迪纳塔莱。事实似乎如此,但里皮固然朽矣,他决不会放弃受伤的皮尔洛!事实又未必如此,受伤的皮尔洛上阵,浑浑噩噩的亚昆塔就灵光闪现,一记妙传为迪纳塔莱创造绝杀机会,看似平庸的夸利亚雷斯也献上出神入化的一击!

皮尔洛,这位充溢着古典式浪漫与忧郁的意大利男子,堪称当今足坛最为出色的中场组织者。纯粹就这个位置而言,在现代足球史上,他的前面只写着三个人的名字:济科、普拉蒂尼和齐达内。

南非的夕阳已把皮尔洛孤独的背影抹去,但地中海的习习清风会抚慰他疲惫的心灵,

作者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