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1月 26th, 2022

一直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奥地利,这两天爆发了一场政坛地震,该国总理库尔茨以及他所在的政党(人民党,VP)被维也纳检察官指控涉嫌腐败,此事引起了欧洲各国高度关注。

地震冲击波非常强烈,当地时间10月9日晚,处于震中央的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宣布辞职。

库尔茨说:“现在必须拥有稳定的局面,为了解决僵局,我决定先离开。我作为人民党主席已向总统提议,由外长亚历山大沙伦贝格(Alexander Schallenberg)出任新总理”。

库尔茨今年35岁,被称为“小鲜肉”总理,是欧洲政治明星,他的政坛之路相当顺利,31岁就出任奥地利总理。

这次却栽了个大跟斗,但只要人民党不跟他切割(他还是人民党主席),以人民党的支持率,他还有望卷土重来,当然,前提是检察官对他的指控无法成立。

然而,这件事背景却不只是腐败指控那么简单,腐败指控只是某国对奥地利进行政治要挟的手段。

涉案的共有10人(库尔茨和9位人民党政客),还有三个机构(人民党党部、总理府、财政部),“腐败行为”发生在2016-2018年。

维也纳检察官办公室称,当时VP执政(和右翼自由党的联合政府),财政部长为VP党员,他们动用政府资金与民意调查机构合作(检方说是操纵),制造民调领先假象,有媒体集团收到款项后发布了有利于VP选举的民调结果。

库尔茨是政府总理,该党主席,他完全应当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检方对他发起了调查。

但此案的证据,包括电邮往来、资金纪录、通话纪录等等,却掌握在某国情报机构手中,定罪关键并不在奥利地检方,而是取决于某国要释放多少“证据”。

收买民调机构,制造本方民调虚高的假象,利用选民从众心理获得选票,是西方选举游戏公开的秘密。

执政党这种优势更加明显。去年,美国大选,与合作的媒体说支持率高,与共和党合作的媒体说共和党支持率高。

这并不奇怪,西方一些民调机构拿了钱之后,连象征性访查都不做,直接根据政治需要发布相关国家民调。比如,去年8月,它们宣称白俄罗斯那位女候选人民调比卢卡申科高出10几个百分点,投票结果,她的得票率却不到10%,而卢卡申科在70%以上,于是,美国和欧洲指责白俄罗斯选举舞弊,并以此为由册封了一个街头女总统。

西方民调机构已完全沦为误导选民的政治工具,奥地利VP这样就是腐败的话,那么,欧洲有哪个政党不腐败?

但这就是把柄,库尔茨如果顺从某国,像立陶宛那样反俄,这把柄就可以不用,但库尔茨偏偏还有点独立性,虽然国家不大,外交上却很有特点:

与中俄保持正常合作关系,谈不上亲中亲俄,但也不刻意挑衅中俄(顶多跟在欧盟后面小喊两声),公开支持“北溪2”项目,今年6月还表示要积极考虑支持华为、中兴等中国供应商供货本国5G设备。

9月4日,他还跑到贝尔格莱德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称兄道弟,一起喝酒吃烧烤。武契奇说要帮助奥地利防止难民进入,塞尔维亚不想成为“难民的停车场”。

武契奇是欧洲“亲中亲俄”的代表性人物,库尔茨跟他打得火热,屁股坐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我把掌握着选举“把柄”要搞掉库尔茨的势力称为“某国”,而不是说美国,因为,掌握“把柄”的不仅仅是美国机构,还有欧盟国家。

一、挑选一个符合美国口味的奥地利总理及执政党,现在联合执政的奥地利绿党已经在逼宫要权了;

二、收拾库尔茨让他懂点“帮规”,不要老是跟大哥拧着来,不要结交“坏朋友”,否则,有你好看。

实际上在2019年,某国已搞过库尔茨一次,但他用提早大选的对策重新上台。

两年前,奥地利副总理施特拉赫在西班牙伊维萨岛(Ibiza)一所别墅内与一名金发女子谈话,场面就像家中聊天。

施特拉赫是联合执政的自由党主席,政治光谱属于极右翼,他主张取消对俄罗斯制裁,与中国保持紧密合作关系,极力反对欧盟的一切难民分配政策。

2017年奥地利议会大选,VP虽然胜出,但议会席位不足以单独组阁,于是,库尔茨选择与自由党组成联合政府,他当总理,施特拉赫当副总理。

于是,某国情报机构将偷拍到的施特拉赫与金发女子谈话视频交给了德国媒体《南德意志报》和《明镜》周刊。

这名金发女子叫马卡洛娃,据说是俄罗斯某位寡头的女儿,谈论话题是施特拉赫帮她收购奥地利报纸、赌场牌照、古董级酒店、签署公路干线建设合同等等,德媒称,马卡洛娃给他的回报是帮助自由党在下次选举中获胜。

施特拉赫事实上并没有索取回报的讲话,他称自己没有过错,这只是在讨论问题。

秘密摄像头是何时安装的?谁安装的?至今是个谜。但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一般政治对手所为,而且这在西班牙是违法行为,不排除西班牙情报部门参与了此事,但谁有能力要求西班牙配合?

5月28日,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宣布解散政府,解除了库尔茨总理职务。指定由宪法法院院长布丽吉特出任代总统。

2019年9月,奥地利议会提前大选,库尔茨领导的中右翼人民党得票率达到37.2%,再次获胜,他重新回到了总理宝座。

在联合政府谈判中,他选择了排名第四的绿党(向欧盟让步,欧盟喜欢绿党),2020年1月,奥地利新政府成立,绿党人士出任副总理。

而昨天跳出来逼宫的就是绿党。库尔茨辞职,但提名他的外长沙伦贝格接任总理,接下来要看奥地利总统是否批准?

网上一些小白看到这种事总是很激动,说民主国家政治领导人,涉嫌腐败就马上辞职,如何如何

真的是这样吗?伦敦市长鲍某某在任期间,不但在工作时间睡情妇,而还用政治文化资金包养另一名情妇,还生了一堆私生子,私生女。

一厢情愿地以为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人物清廉,太过天真。反腐永远在路上!只有中国能做到真正的反腐败。

西方没有将腐败政客定罪就没有腐败了?如此理解,就相当于西方将吸毒行为合法化,就以为他们没有吸毒者了。

库尔茨这点“把柄”–收买媒体,操纵民调,事情可大可小。但如果他还是如此年少气盛,以为2019年翻身了,就可以无视老大哥,那他就真的危险了。

从此事可以看出,为什么澳大利亚总理、立陶宛外交部长、捷克议长等政客会如此配合美国,不惜损害本国民众的利益去对抗中国、对抗俄罗斯。谁知道他们有多少丑事掌握在美国手里?

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情报机构一而再,再而三地监听监视盟友领导人的手机、电子邮件,真的是令人细思极恐。

换句话说,如果鲍某某不推翻特蕾莎.梅与华为合作的决定,他的那些事,只要美国把证据抖出来,他得坐牢。

库尔茨被人监听了多久?被多少人监听?2015年5月就有媒体爆料,尽管美国监听默克尔的电话,但德国情报局在监听奥地利政府,并把情报送给美国人,监听站就设在巴伐利亚州的巴德艾比林地区。

奥地利是个小国,很漂亮,既是欧洲大门,又是中欧合作桥梁,库尔茨政府对“一带一路”态度很积极,前外长克莱瑟还呼吁欧盟改变对“一带一路”的模糊态度,她还直接指出症结所在—意识形态作祟。

2018年4月7日,刚刚上任不久的库尔茨就与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一起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

总统和总理一起出访同一国家,相当罕见。除此之外还有4位部长随行:外交部部长,农业部部长,经济部部长和基础建设部部长,只留下副总理看家。代表团还包括170位企业家和30名科学研究人员与文化学者。

蓬佩奥当时对奥地利相当愤怒,因为它既是北约伙伴国,又是欧盟成员,怎么能带这个头?

库尔茨的人民党和极右翼自由党被西方打压,还有一个隐性因素,他们对犹太人都持排斥态度。早在2000年1月自由党首次入阁,美国和以色列就跳出来干涉,说自由党不能参加政府。所以,西班牙别墅偷拍事件,阴谋实施者针对的是整个奥地利政府,而自由党则必须搞垮。

库尔茨这次跌倒,只能说明欧洲的总统、总理、议长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美国监视之下,屁股越不干净,越听美国的话。

奥地利的戏还有得看。欧洲政治人物想要独立行事,就必须先斩断控制他们的那只黑手。

作者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